王冠 | 专注于艺术语言的开发就没有感动

2017-08-30阅读

  

达米恩·赫斯特(Damien Hirst)作品

  你可以说,感动,毕竟不是一件太难的事,更显不出专业性。哈哈,这么大人了,还玩感动?见没见过世面啊?当今的艺术仅仅是感动么?

  这些或是逃避或是真有所升华的说辞,如此的合乎情理。但它也忘了一个事实:感动可以有许多层次,从小清新到冷抒情再到其他。

  如此,挽救感动,为何不能是当代艺术的新课题呢?

  专注于艺术语言的开发,那种高级的探索,就会或多或少屏蔽掉人性的感动。当然,你也可以说,我有更长远、深沉的目的,一如情深似海又必须冷酷坚韧的改革家那样。可是目的,毕竟是感动的敌人,你其实还是屏蔽掉了它。

  不对,还不对。

  接近正确的是,若要把感动从当代艺术中重新唤醒,就不要把它当做一个“课题”了吧!况且,已然出现的人生经验和别致天赋,又怎会使你被消费式的娱乐感动赚取了生命的质量呢?这就自然规避掉了肤浅的危险。

  如此一来,就又有了一个新的难题,它还是不是当代艺术?这种在文化哲学和艺术史背景下具有时代进化意义的文艺品种。为了得到肯定的证明,创作者于是尽量使自己沉浸在一种叫做“当代感”的状态中,赋有人文质感的深邃的感动或许就来了,顺便领着一个叫做“语言的创新”的小妾。

  此时,一些颇有见地的人又提出了新的难题,要在这个数字化时代为传统与当代做崭新的连接,因而,一个人的精神仅有“当代感”就还是不够的。你看,这样一来,在各种高尚使命的召唤下,感动就又将被再次抑制。

  感动,这件本来容易的小事,在各种时代的要求之下,于艺术慢慢难了起来。而我们又不得不活在这样一个持续向外“要求”的年头里,无论当代艺术,还是其他的什么······

· END ·

王冠 | 跟纯艺术和批评较劲的非水货即败类